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想随之道---杨京举的BLOG

河边看柳

 
 
 

日志

 
 
关于我

1、本博客文章没有特别注明即为原创,转载时请保留原出处, 2、本博为自留地,文后不作任何专业性评论互动。 谢谢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高中学生的优势与不足  

2012-04-17 14:18:57|  分类: 文摘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调查发现,中国高中生有着较强的国家意识和务实的价值观,追求个人幸福和家庭美满,对朋友关系、毕业后去向和学习成绩关注度较高,课余时间多用来补习功课。他们有强烈的国际交往需求和留学意愿,对国际文化充满兴趣,尤其热衷美国电影和日本动漫,留学的主要原因是希望扩大视野和寻求更好的教育环境,主要目的是为了获得学位。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最高,日韩高中生对中国人负面评价较多。

    2011年9月-10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日本青少年研究所、韩国青少年开发院及美国艾迪资源系统公司四家机构联合实施了“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比较研究”,对四国高中生的国家意识、生活价值观、现实关注、课余生活、留学意识、国民印象等方面进行了调查。调查对象为普通高中1-3年级在校生。中国的2232名高中生分别来自北京、上海、广州、大连、西安5个城市30所中学,美国、日本、韩国各调查了1029名、2453名、2292名高中生。丰富的调查数据勾勒出中国高中生成长中的优势与不足:

    ⒈中国高中生有强烈的国家自豪感和责任感,国家意识最强,但对现实生活满意度并不高。

    研究发现,中国高中生对国家发展前景充满信心,有强烈的国家自豪感。数据统计显示,88.9%的中国高中生认为国家经济会持续发展,居四国首位,其后是韩国(71.1%)、美国(61.8%)、日本(29.3%);90.2%的中国高中生对自己是中国人感到自豪,对自己是美国人感到自豪的美国高中生比例为89.2%,日本(75.0%)和韩国(74.5%)高中生的国家自豪感相对低一些。中国高中生的国家意识在四国中最强,79.4%的中国高中生认为国家发展与个人发展息息相关,其后是韩国(53.3%)、美国(52.8%)、日本(39.4%)。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感深入人心,80.7%的中国高中生表示“若国家遇到危机,愿为国家做任何事”,分别比美国、韩国和日本高出24.7、35.4和50.9个百分点。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高中生对现实生活满意度并不高(75.3%),居第3位。满意度最高的是美国,92.0%的高中生对自己生活在美国感到满意,其次是日本高中生(87.8%),韩国最低(66.0%)。假如能自己选择,希望出生在别国的韩国高中生最多(57.8%),其次是中国高中生(48.7%)、日本高中生(34.0%)、美国高中生(28.5%)。

    近年来,经济快速发展、社会生活稳定、综合国力增强、国际地位提升成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特征,这使中国高中生对国家发展充满信心。形式多样的爱国主义教育,也使中国高中生有强烈的爱国意识。但我们也从数据中看到了中国高中生的矛盾心理,虽然他们有着较高的国家认同,愿意为国家发展做贡献,却有近半数希望生活在别的国家。这说明当前中国的国民生存状态与高中生的心理预期还有较大差距。

    在综合提升国民生活质量的基础上,学校和家庭要积极关注高中生的生活状态,减轻学习压力,为他们创造更加安全、民主、宽松、和谐的生活环境,提高青少年的生活幸福指数。

    ⒉中国高中生的人生价值观更加务实,看重“家庭美满”和“收入高”,但社会奉献意识略有不足。

    调查发现,四国高中生最渴望未来能“按自己的兴趣生活”、“家庭美满”、“悠闲轻松地生活”,这三项的比例均在九成以上,平均数分别为96.3%、95.7%、92.7%。“社会地位高”是高中生们最不看重的未来人生目标,排名倒数第1,只占74.2%。这说明高中生们的人生价值观比较务实,更多地以个人价值为主。他们渴望对自己的未来生活做主,渴望有幸福的家庭和自在的生活,这些都体现了务实的人生观和幸福观。而对更能体现社会价值的“为社会做贡献”选项,高中生们则平均将其排在倒数第二位。

    比较发现,中国高中生家庭观念更强,他们对“家庭美满幸福”的渴望要超过“按自己的兴趣生活”,在所有未来人生目标中排序第1(见表1)。同时,他们也将“收入高”列为第3位的人生目标,这也许是因为他们希望通过高收入来实现个人价值。而美国高中生更看重“为社会做贡献”,超过“收入高”5个百分点,它的排序也比中日韩三国高中生更靠前。

    一个人的人生价值由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构成,自我价值很重要,但是它和社会价值是密不可分的,很多个人价值需要通过社会价值来实现。社会价值的大小,取决于一个人对社会的奉献多少。贡献越大,他的社会价值就越大。美国高中生能把“为社会做贡献”作为人生的重要目标,说明他们更重视社会价值的实现。

    四国高中生对“当地的事”、“国家的事”关注度也较低,参与社区活动和志愿者服务不多。虽然高中生现阶段的主要成长任务是学习知识,家庭、朋友、毕业后去向是他们更关心的问题,但他们即将步入社会,应告别“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心态,国家意识、责任意识、奉献意识等,是高中阶段需要培养的重要内容,需引起教育工作者们的重视。

    建议从身边的参与开始,引导高中生多参与家庭和学校事务,在参与中培养能力,并最终将视野转向社会,更好地为社会服务。同时,社会要为高中生创造更宽松的服务环境,整合社会资源,让高中生有机会有条件更好地参与社会服务,在服务中感受奉献的快乐,增强责任意识。

    ⒊中国高中生最关注朋友关系,最重要的事是考上理想大学,金钱意识和自主意识不强。

    调查发现,四国高中生对毕业后去向(94.5%)、朋友关系(93.6%)、家里的事(87.9%)、学习成绩(87.8%)、课余生活(84.5%)、金钱(83.0%)比较关注或感兴趣,在14个选项中居前六位。比较发现,中国高中生更关注朋友关系、课余生活、大众文化、计算机与上网;日本高中生更关注大众文化、金钱,对家里的事情不是特别关心;韩国高中生更关注家里的事、金钱,对课余生活关注度不高;美国高中生更关注学习成绩、金钱和手机、短信。

    分析认为,中国高中生或许因为平时学业压力较大,因此更渴望有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表现为对课余生活关注度较高,同时,对大众文化、计算机与上网关注度高,也与他们渴望休闲、渴望获得自主娱乐有密切关系。按照以往印象,似乎美国高中生较少关注学习成绩,但调查发现,他们对学习成绩的关注排名第2,仅次于“毕业后去向”(96.1%),且在四个国家的排名中最靠前。这说明学习在美国高中生心目中的地位得到极大提升。

    当被问到“你认为目前什么对你非常重要”时,四国高中生均将提高成绩和考上理想大学排在第1、第2位。可见,学习是高中生关注的首要内容,有好成绩、上好大学牵动着高中生们的喜怒哀乐。此外,自己决定自己的路、搞好朋友关系、家人关系和睦、发挥自己的兴趣特长、能够尽情地玩或干自己喜欢的事儿、和喜欢的异性朋友顺利交往、掌握一项特殊技能等,也是高中生们心目中非常重要的事情。可见,高中生们很渴望对未来的人生道路有一定的自主性,朋友与家人在他们的心目中非常重要,同时他们又希望能够有一技之长。

    四国比较,中国高中生认为身怀本领和被理解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掌握一项特殊技能和能够被父母理解位列第5位和第7位,这说明中国高中生竞争压力大,同时也说明他们有强烈的情感需求;日本高中生认为率性而为更重要,“能够尽情地玩或干自己喜欢的事情”位居第2;韩国高中生更希望能不受束缚地尽情玩耍或做喜欢的事情;美国高中生自主意识更强,“自己决定自己的路”在16个选项中排名第2,他们也有着较强的家庭观念,认为家庭和睦很重要。同时,美国高中生很重视能否与喜欢的异性顺利交往。其他三国高中生认为与异性交往并不特别重要,在16个选项中排名均较靠后,比例偏低,中国为25.6%,日本为23.9%,韩国为38.9%。

    另外,日本、韩国、美国高中生更“爱钱”,他们对金钱的关注度较高,日本和韩国高中生将其排在第4位,美国高中生将其排在第5位。这可能和他们较小就开始接受理财及消费教育密切相关,与父母和老师的开放态度密切相关。而中国高中生关注的前几位事情中并不包括金钱,与中国传统文化对金钱的“鄙视”有关,也与我国理财教育起步较晚有关。而且,中国高中生缺乏一定的自主意识,“自己决定自己的路”排序第5,好于日本(排序第6),但不如美国(排序第2)和韩国(排序第3)。产生这一现象,或许与中国父母对孩子的过度呵护、包办、溺爱有密切关系。

    随着经济发展,青少年手中拥有的金钱也在增多,个人消费呈现日益增长的趋势。与此同时,市场经济条件下社会需要具有高财商的人。建议学校加强财富教育,将理财和消费教育纳入到日常教学中,提高青少年的财富素养。父母也要用科学的态度对待金钱,利用日常生活细节对孩子进行财富教育。同时,父母还要多放手为青少年提供更多体验、尝试的机会,增强高中生的独立性和自主性。

    ⒋课余时间中国高中生多用于补习功课,日本高中生更多地用于发展文化艺术等方面的素质,韩国高中生更热衷于参加志愿活动,美国高中生更多去打工。

    调查发现,课余时间中国学生参加较多的前三项活动分别为体育类课外活动小组(45.7%)、学习类课外活动小组(41.3%)、社区活动(38.2%);日本学生参加较多的前三项活动为体育类课外活动小组(63.8%)、文化艺术类课外活动小组(30.8%)、志愿者活动(7.0%);韩国学生参加较多的前三项活动为志愿者活动(29.1%)、其他(26.3%)、文化艺术类课外活动小组(20.2%);美国学生参加较多的前三项活动为体育类课外活动小组(52.6%)、课余或假期打工(37.0%)、志愿者活动(35.3%)。可见,四国高中生在课外活动方面存在较大差异。中国高中生更多地用于课外学习,日本高中生更多地用于发展素质,韩国高中生更热衷志愿活动,美国学生更多地在课余时间去打工。

    分析认为,中国高中生的课外生活比较单调,虽然他们渴望丰富多彩的课余生活,对课余生活比较关注,但课余时间大部分用于上各种补习班。导致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是学习压力依然较大。

    建议社会采用多元评价机制,促进学校切实减轻课业负担,降低家庭对孩子的期望值,保证高中生有更多的时间参与课外活动。课外活动是高中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课堂教学的重要补充,可以更好地丰富高中生的精神生活,促进高中生全面发展。要严格贯彻落实相关教育制度和法规,保障高中生深度参与社会实践,促进综合素质提高。

    ⒌中国高中生有强烈的国际交往需求和出国留学意愿,接触美国媒体和电影、音乐较多,看日本动漫较多,出国留学主要目标是为了获得学位。

    统计发现,对外国文化或生活感兴趣,中国高中生居首位(88.2%),其次是韩国(81.8%)、美国(80.4%)和日本(76.7%)高中生;对国外生活充满憧憬,中国高中生也位列四国之首(65.8%),其次是韩国(54.7%)、美国(53.7%)和日本(51.5%)高中生;想和外国人交朋友的比例,中国高中生为79.6%,美国高中生为80.7%,韩国高中生为77.3%,日本高中生为71.8%;中国高中生最想和外国人交谈(77.9%),其次是韩国和美国高中生(均为75.4%),最后是日本高中生(73.6%)。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中国高中生有强烈的国际交往意愿。但是,实际情况是,到过国外的中国高中生比例最低(26.5%),其次是美国和韩国高中生,比例均为39.9%,到国外最多的是日本高中生(58.1%)。

    在对外文化接触方面,中国高中生看过美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籍的比例最高(66.8%),其次是韩国(44.9%)和日本(40.0%);对电影和音乐,中国高中生接触最多的也是美国(84.8%),其次是韩国(58.0%)和日本(51.5%);对漫画或动画片,中国高中生接触最多的是日本动漫(87.7%),其次是美国(39.2%)和韩国(17.1%)。比较而言,外国高中生接触中国文化非常少,只有11.3%的日本高中生和9.8%的韩国高中生看过中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籍;接触过中国电影和音乐的日本和韩国高中生比例只有5.2%和22.0%;2.2%的日本高中生、4.5%的韩国高中生看过中国动漫;相比之下,美国高中生接触中国文化产品要多于日韩高中生,28.8%看过中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籍,17.3%看过中国电影或听过中国音乐,14.0%接触过中国动漫。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国际交往机会的增多,高中生出国留学意愿也急剧上升。其中,70.1%的中国高中生对出国留学感兴趣,略少于韩国(70.8%),多于美国(66.9%)和日本(61.0%)。近八成(79.9%)中国父母赞成孩子出国留学,比日本、韩国和美国均高出二十多个百分点。

    四国比较发现,留学原因和目标均存在差异。在留学前三位原因中,四国高中生均提到了“开阔视野”和“提高外语水平”两项。另外一项原因却有所不同。日本和韩国高中生因为“想在外国生活”,美国高中生因为“想学习国外先进的知识”,中国高中生为了“寻找更好的教育环境”。数据显示,为寻求更好的教育环境是中国高中生留学的第二大原因,为77.6%。而韩国(39.1%)、美国(37.9%)和日本(16.8%)此比例均较低。因国内升学压力大而想出国留学的中国高中生(30.5%)也要多于韩国(20.7%)、美国(12.7%)和日本(2.2%)。可见,开阔视野、提高外语水平是高中生们出国留学的普遍愿望,但中国高中生出国留学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对当前的教育状况不满。在留学目标上,获取学位(44.6%)是中国高中生的首要目标,其次是获取专业资格(22.8%)和学习语言(22.4%),而其他三国高中生则主要是为了学习语言,以学位和专业资格为目的的相对较少(见图1)。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中国高中生对国际交往有较高的热情,喜欢外国文化,有强烈的留学意愿。但是,现实却产生较大落差,中国高中生的国际交往需求并未得到充分满足。另外,中国高中生的留学意愿最强烈,却存在一些“无奈”的因素,他们对现实教育环境有所不满,希望寻求更好的教育环境。我们也看到,美国作为文化强国,对中国高中生影响较大,也深深地影响着日韩高中生。比较而言,中国作为文化大国、文明古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亟须提升。

    综合上述研究,建议加强高等教育改革,满足高中生多元化的教育需求。尤其要创新人才培养体制、办学体制、教育管理体制,改革质量评价和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教学内容、方法、手段,促进教育质量整体提升。同时要加强教育的国际交流与合作,进一步提高我国教育的国际化水平,增强教育竞争力。

    同时,还要引导青少年正确认识外国文化,并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使各国青少年更好地了解中国。应在高中教育中加强职业生涯规划的教育内容,引导高中生从了解自身开始,根据自身兴趣、能力、性格等选择发展方向,理性规划发展路径,冷静对待“出国热”。另外,要加强人才培养和发展的战略意识,制定人才培养、使用、交流、发展的长期规划。既要积极吸引高素质的学生来华留学,也要努力创造条件,满足国内学生出国学习的需求,还要重视吸引出国留学人员回国创业。

    ⒍中国高中生最喜欢美国,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亦最高,日韩高中生对中国人负面评价较多。

    调查发现,中国高中生最喜欢美国(51.7%),其次是韩国(32.5%)、日本(31.5%);同样,美国高中生也最喜欢中国(49.8%),日本(9.5%)和韩国(6.1%)喜欢中国的高中生比例非常低,与美国相比相差四十多个百分点。

    虽然日本和韩国与中国是近邻,但国民印象调查发现,两国高中生对中国人的评价并不高。60.6%的日本高中生和28.6%的韩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的首要特征是自我为中心。其次,他们还认为中国人易冲动(分别为57.5%和20.7%),日本高中生认为中国人的第三特征是爱国心强(46.0%),韩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的第三特征是团队精神强(20.7%)。相反,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的评价最高,他们认为中国人的首要特征是勤奋(72.1%),其次是责任感强(61.5%),第三是善于创新(58.0%)。上述国民印象与中国人的自我评价存在差异。中国高中生认为爱国心强是中国人的首要特征(76.9%),其次是勤奋(73.1%)、亲切(69.9%)(见图2)。

    比较而言,中国高中生对其他三国的评价均比较积极。他们认为美国人善于创新(78.6%)、幽默(74.8%)、易冲动(47.2%),日本人彬彬有礼(63.6%)、守规则(59.4%)、团队精神强(57.3%),韩国人爱国心强(37.0%)、彬彬有礼(35.0%)、守规则(30.3%)。

    调查还发现,中国和韩国高中生相互了解最少。其中,48.4%的中国高中生称最不了解韩国,40.4%的韩国高中生称最不了解中国。日本、韩国作为中国近邻,国民印象的形成受到复杂的历史和现实的国际关系影响,中国的快速发展更易引起临近国家国民心态的变化。日韩高中生可能更多受到本国媒体对中国的负面报道影响,形成了对中国人的负面印象。

    建议重视跨国多元文化交流活动,增进青少年之间的相互了解和理解,促进国际友好交往。尤其要加强与日本、韩国青少年的交流,促进与邻国间更多的合作与了解。同时,中国还应加强国家形象的塑造与推广,注重文化产品的创作与全球营销,扩展中国文化的世界性影响,使外国年轻人了解中国、喜爱中国。(来源:光明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